• <dd id="geioq"></dd>
  •  [登錄] [注冊]
    首  頁 關于我們 反邪動態 揭穿邪教 邪教危害 助你尋親 轉化方法 成功案例 海外之聲 科普反邪 圖書影像 留言舉報 聯系我們
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> 邪教危害

    央視揭"全能神"真面目:花季少女淪為干活"機器"

     2016年3月,小周瞞著家人退學了。

      小周原本是一所重點大學的學生,成績名列前茅,獲得了保研資格。但就在離畢業還有3個月的時候,她卻偷偷辦了退學手續,匆匆離開學校,連即將到手的畢業證和學位證都不要了。

       

      小周退學后給父親老周打了個電話,謊稱自己正在忙畢業的事,希望老周這段時間先不要聯系她。老周不知道,這通電話竟是他和女兒最后的聯系,從此女兒就銷聲匿跡,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。

      父女倆再次相見,是在三年后。2019年6月,一起“全能神”邪教案件的偵破,讓如同“人間蒸發”了一樣的小周終于被找到。朝思暮想的女兒,終于再次出現在老周面前。而老周不愿相信的猜測也成了真——女兒原來早就受妻子影響,信了“全能神”邪教。

      近日,央視《等著我》欄目與公安部合作,揭露了這樣一起“全能神”邪教毒害社會的事件。

      母女受邪教蠱惑 圓滿家庭走向破裂

      邪教組織“全能神”建立于上世紀八十年代,它假冒基督教的名義拉攏信徒,依靠其嚴密、隱蔽的傳播方式和暴力威脅等非法手段控制信徒,并通過洗腦蠱惑信徒放棄親情,為“神”奉獻。2014年,6名“全能神”邪教信徒在山東招遠一家餐廳內將一名無辜女性殘忍毆打致死。在人們眼中,這是一個冷漠、殘暴、泯滅人性的組織,它破壞了許多幸福的家庭,而小周的家就是當中的一個。

      小周原本生活在一個三口之家,爸爸經營紡織品工廠,媽媽做化妝品銷售,家庭幸福美滿。小周回憶5歲時的一次家庭旅行說:“我能左手牽著媽媽,右手牽著爸爸,我覺得我是最幸福的人,我能感覺到那個時候爸爸媽媽的幸福和我開心的笑臉。”

       

      然而,自從小周媽媽信了“全能神”邪教后,這個家看似還很圓滿,卻開始產生無數條裂縫,隨時可能支離破碎。

      “她開始瞞著家里不去上班,整天神神秘秘,有時一走就是一個多月,不知道在忙些什么。”時隔多年,老周一直很后悔,當初不該只忙著賺錢,疏忽了對妻子、對女兒、對這個家的關心。

      沒能及時發現并阻止妻子信“全能神”邪教,給這個家埋下了禍根。2015年,小周媽媽受“全能神”邪教蠱惑,離家出走“傳福音”,至今未歸。而小周從小也在母親的影響下開始信“全能神”,老周一直都沒有察覺。

      小周8歲時,媽媽告訴她“我們都是‘全能神’創造的,如果你有任何困難或者問題,都可以向‘神’禱告”。

      在此之前,媽媽很重視小周的學習成績。然而在信了“全能神”邪教后,媽媽卻一直否定小周的努力。“他們告訴我,我成績這么好,并不是因為我自己的努力,而是因為‘全能神’的祝福。”“凡是一切好的東西,都是‘神’賜予我們的,不是靠我們自己努力得來的。”

      類似的“話術”每天都在她耳邊盤旋。小周說,隨著年紀的增長,她變得越來越自卑,害怕離開“神”后,自己就會一事無成。

      邪教組織步步緊逼 花季少女淪為干活“機器”

      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成立以來一直在給信徒灌輸一種觀念:是“神”創造了我們,父母只是將我們帶來這個世界的載體,因此不能被親情所左右,不能背叛“神”。

      2016年3月,離畢業不到三個月,小周接到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指令,要求她不能再上學了,說“神”已經選中她,要她現在就離開學校全心全意為“神”盡本分。

      小周內心不是沒有過糾結。寒窗苦讀十余載,眼看著馬上就能拿到畢業證、學位證,現在放棄值得嗎?

      但“全能神”邪教人員步步緊逼。他們告訴小周,知識、學歷都是普通人才追求的東西,信“神”的人不能太看重這些,不能讓世俗心牽絆了自己。

      結果,受邪教蠱惑,小周瞞著家人,在臨近畢業的時候偷偷辦了退學,放棄了學業,放棄了夢想,成為一個為邪教工作的“機器”。

       

      小周退學后被帶到一個非常簡陋的出租屋里,開始沒日沒夜地為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干活,逐漸成為一個麻木的“機器”。

      在邪教組織里,她不能與家人和外界有任何聯系,不允許使用手機等任何通信工具,也不能隨便離開邪教組織給他們安排的住處,整個人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。每天,邪教組織都會給她安排大量的工作,為了完成任務,她常常只能睡三四個小時。

      出租屋的窗戶全部被拉上厚厚的窗簾,一年365天幾乎沒有拉開過。在邪教組織里的每一天,小周都很想家,很想再次見到家人。但邪教組織人員告訴她,人類都是自私的,等時間久了,她的家人就會把她忘了,只有“神”才是可以永遠依賴的。還告訴她,為了“神”,必須放下親情等一切牽絆,全心全意為“神”作貢獻。

      在邪教組織的壓迫下,小周只好用工作麻痹自己:“我這三年很少在晚上十二點之前睡覺,基本上都是一兩點鐘,任務重的時候,甚至有一個禮拜連續都是凌晨六七點鐘才睡,因為我們不敢拖工作,否則‘神’就有可能會懲罰我們。”

      父女最終團聚 母親依舊下落不明

      小周失聯后,父親老周發動了身邊所有能發動的親戚、朋友和小周的同學,四處打聽小周的下落。“太可惜了!想起這個事我就難受!她是3月份退的學,但6月份就能畢業了。中間我還和她視頻過,她竟然一直在騙我……”每每想起此事,這個寡言的男人都忍不住流眼淚。

      盡管女兒杳無音信,但老周內心還留有最后的一絲念想,他總是覺得女兒有一天會回來。因此,老周一直不敢離家太遠,怕女兒突然回家卻進不了家門,每天,他都將女兒的房間收拾得一塵不染,等待奇跡出現的那一刻。

       

      小周在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中越陷越深,直到三年后被警方解救,她才終于又見到自己的父親。

      事實上,像老周父女這樣的再度相見并不容易。“全能神”邪教鼓吹遠離不信教的家人,還將警察妖魔化,作為反抗的對象。最初找到小周的時候,她對民警也一度十分排斥,不愿回家,直到經過民警一個多月的教育轉化,才真正又找回了過去的親情。

      父女相見的那一刻,小周才意識到,自己那個從不將愛說出口的父親,這些年來一直在堅持尋找,從來沒有一天放棄過她。“原來,我爸爸一直都在等著我。有那么多愛我和我愛的人,我不能再傷害他們,辜負他們。”時隔三年,小周終于與父親相見,父女倆相擁而泣,那一刻,她宛若新生。

       

      但這個被邪教破壞的家,還沒有變得完整。小周媽媽受“邪教”蠱惑離家出走,至今還下落不明。于是,老周繼尋女之后,又牽起女兒的手,再次踏上尋妻之路。

      沒有人知道,這條路還要走多久。但每一天,父女倆都盼望著小周的媽媽能早點回來,他們一家三口,已經很久沒有坐在一起吃上一頓團圓飯了。

          
    發布時間:2020-01-17 12:17:53    瀏覽次數:6273
    相關文章


     
      反全能神聯合會主要由民間各界人士自發組織,組織內成員主要有社會各界反邪教志愿者,也有“全能神”邪教受害者家屬。我組織主要工作為幫助受害者家屬挽回親人(受害者),盡全力挽救那些受傷害的家庭。經多年的實踐工作,我組織在對抗“全能神”和轉化受害者有豐富的經驗,也可提供一定的社會幫助。望社會各界愛心人士也可以幫助我們挽回更多的受害者,挽救更多破碎的家庭。
    手機版 | 首  頁 | 關于我們 | 反邪動態 | 揭穿邪教 | 邪教危害 | 助你尋親 | 轉化方法 | 成功案例 | 海外之聲 | 科普反邪 | 圖書影像 | 留言舉報 | 聯系我們 | 手機版
    QQ: 2512182164   微信:15230231679   E-mail:2512182164@qq.com  
    部分內容來自網絡,如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,我們將在5個工作日內處理
    中文字幕亚洲第一页-中字文幕不卡在线视频-中文字幕在线观看亚洲日韩
  • <dd id="geioq"></dd>